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二篇 九八鸢尾 第一章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因为是把所有好运都用来相遇了啊!”

    我听不懂日语,通过字幕获取信息。

    这是我尾随她的第三日,她穿着一身白裙子,陷进沙发里,抱着不知道几斤重的厚被子,将空调温度调到最冷。

    电视里放着一部日本动漫,声音被放到最大,老实讲,吵的我有些心慌。

    屏幕光銫变幻,打在她仿佛被吸血鬼光临过的脸上,诱惑着我认真去端详。

    她直直睁着眼对着光茫起始处,那是一种童稚的专注模样,乍一眼看去,应该所有人都会被她的神情所骗。可我知道,电视里在放些什么,她不知道。

    她根本没有于看电视。

    我深吸一口气,跨出步子,坐在了她的身边,那样空洞的瞳孔比空调的效果还要好,让我全身冰冷,手心凉凉腻腻。

    我期待着她有可能礼貌的分一半被子给我,可我也知道,这不可能。

    她看不见我,正如她看不见电视里正播放的那部精彩动漫。

    用不了五分钟,我被动漫吸引,她一动不动,并不打扰我。明明是她开的电视,现在却好像变成了她在陪我看。

    两集过后,我迷迷糊糊睡着,就靠在沙发上。大概是困到极限,才能对调到最大的电视声音充耳不闻。

    昨天尾随她回家时,半夜一点多,门外突然急促巨大的砸门声吓我一跳,继而就是吵吵闹闹的咒骂声,什么天天扰民啊,没素质啊,问候祖宗十八代什么的,我也听不太清。她一点反应也无,任凭人家自行疲惫放弃。

    等再睁开眼睛,她的手机屏幕始终亮着,粉红的卡通壁纸正显示,凌晨五点十九分。

    不知道忽然醒来的理由是她从下午两点到现在为止终于动了,还是屋里实在太冷,就像个酒窖,冷气不是突然的,是一点点朝骨髓侵蚀的,同理于温水煮青蛙,我就好像什么劣质的酒,正被温度强行换血,更改口感。

    她眼里依旧无神,直直走到冰箱,抱出一桶肯德基全家桶那么大的冰激凌,这是三天前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便利店柜台买下的。

    当时不光店员诧异,我也被她盲目打冰激凌的动作震到,才会没由来多看了一会,以至于鬼使神差,跟着她回了家。

    我很想知道,她这是在做什么。

    刚刚那部动漫好像播完了,她换了一部,大概是在我睡觉的时候。总之电视里又是一部全新的动漫,她还没来得及调整。

    我注意到,每次新的一部动漫打开,最开始都会是二倍速播放。而现在这部正播放的片头曲,也正是二倍速。

    她光着脚跳回沙发,眼中闪出片刻灵动,那是她在急切,要将电视调回正常。

    那桶冰激凌被她抱在怀里,也没有勺子,她用手抓着送到嘴里,很快便指尖粉红,像被冰激凌同化,变成了草莓味的碎碎冰。

    一口一口,她吃了满手满脸,始终匀速,还是一样的眼睛,呆滞的对着电视屏幕。

    她好像不用吃饭,这三天,她都是这样靠冰激凌填肚子,冰箱里还有四桶,我是记得的那个老冰箱只放得下五桶。

    “冰激凌吃多了,女孩子会变胖的。”我尝试劝阻,想让她吃些主食。显然没有什么用处,她听不见。她发觉不到我的存在。

    这也就是我一直尾随她到现在的原因,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她会发觉不到我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触碰不到我。

    我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于她,却奇异的有些不同。我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她,可我想不起来。

    她苹果肌圆圆的,这是一个爱笑的象征。但我第一眼见她到现在,她始终面无表情,无悲无喜,空空的双眼,靠发呆度日。

    “能不能再让我见他一眼!”电视里突然传来尖叫,我心惊,跌碎了手边一直没洗的玻璃杯。

    字幕翻译的准确杏着实有待考究,我总觉得,这样温情的内容,不该以如此心惊肉跳的方式传播。

    她似乎也被吓醒,又似乎不是。像受惊的兔子,眼中有光流转,转眼变为猎鹰,从沙发跑到门口,又到卧室,绕去厨房,进了浴室,最后甚至打开了衣柜和冰箱的门,就连盥洗池下的储物柜也没有放过。

    是在找什么吗?或者是在同什么捉迷藏吗?我不大懂。

    她里里外外的翻天覆地,我却生怕这时床底下会多出一双血淋淋的红眼睛,恰好被她寻出。没办法,她不开灯,这样黑暗的空间里,恐惧是本能。

    我只觉得,她眼中有东西时,有些好看。

    我究竟是否认识她?或是,见过她?那又是在何时?在何地?完全想不起来。

    她还是放弃了,光着脚,抱着冰激凌放回冰箱,最后一点一点将我打碎的玻璃杯碎渣放进了另一个玻璃杯,泡进了厨房的水池里。一切恢复如前。

    电视放它的,她睡她的。毫不讲究的,就按着她最顺的姿势,直接歪倒在沙发上。

    其实

    她是侧枕在了我的腿上。尽管她是感受不到的,可我还是不敢乱动,怕将好不容易能阖眼一会的她招醒。

    我想只有于此刻,我才能片刻的得知她的目的。她的所有行为无一不令人捉摸不透。

    比如,她用了一整个卧室囤满了葱,被放成枯黄的干皮,可她从没吃过。我只见过她吃冰激凌。

    比如,她似乎不用上班,也不用上学。手机里最开始常有叮叮当当的响,她每次都会看,可一次也未曾回复。

    她什么也不做,就是每天对着电视里放着的动漫发呆,和手机一样,都调到最大声。

    冰激凌吃完了,她就会出去买,每次都在同一家便利店,每个口味都打进那个最大的纸筒里,味道混在一起,我想想都知道那样的四不像不会好吃。

    家里吃完了冰激凌的纸筒堆成了小山,她也不管,不丢出去,任其自生在角落自灭。会不会生蛆?我保留质疑。

    “嗯”

    她忽然动了,睫毛微颤,在睡梦中呓语。

    是做梦了吗?

    “王笑涵”

    心中咯噔一声,像被子弹贯穿而过,空间时机的连接轨迹被撕碎,我头痛域裂。

    她是谁?

    她竟唤我的名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