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一篇 风信满城 第七章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回到了家,我正处于一个醉与清醒的临界点,不上不下,最是难受。

    灯暗月斜时候,故意做出被世界遗弃的我,一如没充电的手机、没水银的温度计、没发条的八音盒、没太阳的天、没盐的海。

    我看着桌上的玻璃杯,桌上的玻璃杯看着我。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备忘录里和日历里没有诗篇,只有无间隙的贱卖自己体力与脑力的日期。全勤奖使我心力交瘁,也许,我应该放肆一回?

    玻璃杯还静着,它不给我答案,亦或是默认。

    请假?请假请假!

    我请了假。

    接连,翻箱倒柜找出来我哥之前落在我家的一瓶茅台酒,眼不眨手不抖的倒在了自己二百五十毫升的喝水杯里。

    二百五十?我有点想笑。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伟大。如果真的那样无私的爱,我早就心甘情愿的放手了。他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可我不是,我口口声声的爱,终于在此时此刻,为了自己的自私付出代价。

    人真的不能毫无保留的去依赖,那样会变成融入骨血的习惯。在你终于明白,想要抽离之时,才会发现你改掉的根本不是什么习惯,失去的也不是哪个人,而是自己最后的精神支柱。

    我端起酒杯,放肆过一回,雁过无痕,明天,就放下了。

    终于,我开始放声大笑,抽噎无止。铃铃说我眼里看不见悲喜,她自然不懂,我克制悲哀,我有多悲哀。

    谁还能知道,为何我夜夜三四点不得安眠?为何我食不下咽?我又究竟在熬些什么?

    烈酒下肚,我也不知道答案了。

    第一件事,我摇摇晃晃,拆下自己的枕套丢进洗衣机。至于有没有放洗衣液,谁能记得?

    那里面装了太多心酸的泪和发霉的梦,我要彻底清除。

    阖上洗衣机翻盖前一秒,我又跑到了窗前,喝醉的人行为普遍让人费解,我也不能够理解。

    我对着看不清的星星许愿,我说,我是不是还能再坚持坚持?

    分明,那遥远的星,我听见了它的回答。

    它说:“别许愿了。我真的很累了。”

    它说它累了?我笑的停不下来,是啊,星星都累了,我也累了。那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咚!”

    洗衣机被关上,枕套在里面被卷成一团,很快,它所承受的一切,都会被带走。

    我听着轰隆隆的声音,那是梦覆灭的声音。我不想再去讲这个世界的坏话了,这一切,都是我自找。

    “霸王别姬”那个电影了怎么说的来着?“人纵有万般能耐,终也敌不过天命”,对,就是如此,不经历一遭,我如何能大彻大悟?

    “嘟嘟!”手机忽然响起,我本不想接,可看见是铃铃,还是按下了免提。

    “喂!你回家了吗?外面下大雨了!你记得撑伞啊!”

    她的声音好像一个摆渡人,正在为我做一个接引仪式。

    下雨了吗?我感官失灵,只是不解,这场与昨夜擦肩而过的雨,究竟是想来告诉我什么?

    雨若能早来一日若是昨夜

    罢了,我笑,“雨太大了,撑伞也没有用了。”

    “什么意思?”铃铃的大嗓门将我的酒劲杀去大半,“你把伞打的朝下一点不就好咯?”

    “不是。”我答:“我的意思是,无所谓了。”

    “你说什么?”

    “没事。”我又端起杯子咂一口,辣的呛眼睛,“我在家了,下不下雨的无所谓。你注意安全。”

    “还有。”我补充,“我放手了。我不喜欢了。”

    意识最后一刻,我在备忘录输下最后一句话。

    这是最后一次,我发誓。

    “2282 234282 9343 912143 3132 428221   9163 61326 93436241 412143 942143 9332 2282 428243 936382 51432163 5143 5332 2221”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

    第二日,我是被铃铃活生生摇醒的。尚没因为宿醉不适的我,被她摇的头晕目眩,胃里直翻腾。

    当代独居女杏,为了以防忘带钥匙这种常见的可爱错误,都会再配一把备用钥匙放在靠谱的人那里,我也如法炮制,才会有此时铃铃一祸。

    “可以啊你!打电话也不接!一个人躲着喝大酒呢!”

    我浑身酸痛,好容易抬起眼皮,才发现自己原来睡在了茶几上。

    她哭笑不得,想骂我又无从开口。

    “你今天不去上班?”她问。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反问,“你今天不用上班?”

    完蛋,她眼里刷的冒出火星,从沙发底下摸出我的手机,砸在我面前。

    “你看看,从早上七点到现在,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还以为你死了!”

    嗯我看着六十多个未接电话,哑口无言。

    “一进来你丫还直挺挺躺在桌上,我还真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所以你今天休假?”本来想问她怎么这么闲,可是强烈的求生域提醒我不要作死。

    “休什么假!老娘怕你出事,这不才请了假!”

    哦她做营销,那里没有全勤奖。

    “好吧。”我四下望去,没什么能招待她的了,索杏放弃。“你自便,我再睡会。”

    她眼疾手快,捏住我的后脖颈,“睡什么睡!睡也回床上睡去!你看这桌子给你造的!”

    “一起睡吧。补个觉,下午出去玩。”我也不是冷心冷肺,洗了个澡,彻底清醒,恢复了感恩与愧疚的能力。

    今日和昨天有着一模一样的阳光。可是沐浴阳光的我,却不再是昨天的我了。

    我还记得昨夜的誓言,我放下了。从今天开始。

    铃铃绝口不提昨夜我的口不择言,大概是也没将我的疯言疯语放在心上,又或许是想留于我一丝颜面,这使我分外感激。

    她身上有淡淡一股好闻的熟悉味道,黄透的日光将一切幼稚催熟,夹佑着飞驰的未凉的心,一路艳烧到了天边。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