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003章 我能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坐在前排的颜子瑜回过头,对着乔云熙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用口型说了一句,“兄弟,牛哔。”

    乔云熙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心下有些尴尬,“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真的没有想要挑衅,单纯就是没睡醒。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又是什么一丝?”曹弘和气的嘴都瓢了,”我还真就想要看看你能编出什么样的曲子!”

    很多男练习生一直都嫉妒乔云熙的颜值,听到她被罚,当场就偷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曹弘和恼怒的拍了拍桌子,“你们也一样!下周上课的时候每个人都要教一份编曲作品,交不上来的,乐理课全部不及格!”

    “啊,为什么啊!我们又没说自己能编曲!”

    学生们很不服气。

    曹弘和听到这话更加生气了,“敢情我教了大半月都白教了!你听课都听到狗肚子里去了吗!反正我话就放在这里了,你们敢不交试试!”

    说完,曹弘和直接摔门走人,课也不上了。

    “怎么这样啊!”教室里一片哀嚎

    女孩子们还好,毕竟她们大多都是乔云熙的迷妹,但是男生就不同了,一个个瞪着乔云熙,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

    “都怪你!你为什么要惹老师?现在好了,我们莫名其妙就要挂科!”孔博文指着乔云熙大声说道,“星耀的规定是只要有一门课不及格就直接开除!你这不是害人么!”

    孔博文的话引起了群情激奋,没有编曲能力的练习生们都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指责起乔云熙。

    “就是啊,害人精!你毁人前途,是要遭报应的!”

    “你自己装哔为什么要拖着我们下水!”

    “都说够没有!”颜子瑜站在了乔云熙的身前,“明明就是你们在下面幸灾乐祸才惹到了老师,还想甩锅?”

    “那也是乔云熙先惹了老师!”孔博文又说。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谷以旋站了出来充当起了和事佬,“你们骂乔云熙也没用啊,老师都已经下了死命令了,还是抓紧时间做作品吧,临时抱抱佛脚说不定可以过的。”

    “难道就这么算了?”孔博文咬着牙问道。

    颜子瑜笑了,“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孔博文一噎。

    是啊,他能怎样?

    星耀严禁斗殴,要是他们今天敢动乔云熙一下,都不用等挂科,直接就会被开除的。

    谷以旋看双方都不说话了,便说道,“都散了吧,抓紧时间去搞作品。”

    “我们走。”颜子瑜不想看到这帮神经病,直接拉着乔云熙走出了教室。

    乔云熙回头看了眼大家的表情,心里对这件事情也有些内疚,“我是不是应该跟他们道歉啊?”

    “你有毛病要么。”颜子瑜弹了一下乔云熙的额头,“没有能力的人迟早会被星耀开掉。你不过就是加快了这个结果的到来,有什么好道歉的。”

    乔云熙揉了揉额头,觉得颜子瑜说的也挺有道理,“说话就说话,干嘛打我。”

    颜子瑜嘿嘿一笑,勾住了乔云熙的肩膀,“别去想他了,我们去练习室编曲吧。”

    乔云熙已经习惯了颜子瑜跟她勾肩搭背了。

    兄弟嘛,没办法。

    到了练习室以后,乔云熙和颜子瑜先各自在电脑上用编曲软件做DEMO。

    因为之前抽到过编曲技巧的缘故,乔云熙的创作过程非常顺利,简直如丝般顺滑,不一会儿就做好了。

    “卧槽,你弄好了?”颜子瑜从乔云熙手里拿过了耳机,“我听听。”

    本来以为乔云熙是为了敷衍作业随便弄了一个所以才做的这么快,可听完以后颜子瑜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哪里是应付作业啊!

    这编曲都可以直接出歌了!

    “乔云熙,你说老实话。你以前真的没有学过编曲?”

    乔云熙看着颜子瑜,大眼睛里闪烁着真诚的光芒,“没有啊,就是来了星耀以后才学会的啊。”

    她可没有撒谎,只是隐瞒了一部分而已。

    颜子瑜不信,“这么点时间能学成这样?骗鬼啊你!”

    “呃可能这就是天分?”

    颜子瑜翻了个白眼,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放下耳机走到了架子鼓旁边,转头问道,“你会乐器么?”

    “学过吉他和钢琴,不过弹的一般。”乔云熙谦虚的说道。

    小时候她妈给她报了好多兴趣班,还逼着她考级。

    颜子瑜拿起鼓棒抛了起来,鼓棒旋转一圈后又回到了他手里,“那我们来实录吧,反正下午也没有别的课了。”

    “好啊。”

    乔云熙见颜子瑜兴致勃勃,就配合的拿起了一把吉他。

    练习室里热闹了起来。

    明快的吉他旋律交织着密集的鼓点,让人听着就想起舞。

    第一次实录完毕,两个人又在电脑上调试。

    乔云熙配了几种音效,都感觉差点意思,“感觉这个曲子不太适合用架子鼓啊。”

    “嗯,好像是啊。”颜子瑜走到乐器架旁边看了看,“那我用贝斯吧。”

    乔云熙看颜子瑜那挑选的架势,似乎会的乐器还不少,“你除了架子鼓和贝斯还会什么?”

    “键盘也会。”颜子瑜抬手放在嘴巴前做了个吹的姿势,“爸爸还会吹萨克斯!”

    “妈的,谁是你儿子?”

    两人拌着嘴,乔云熙忽然用余光瞥到了门口闪过一道黑影。

    “是谁啊?”

    乔云熙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怎么了?”

    “没事。”乔云熙摇了摇头,“大概看错了。”

    *

    这一整周,练习室一直处于爆满的状态。

    大家像打了鸡血一样,昼夜不分的对着设备肝编曲。

    大部分人还算顺利,成功的编写出了曲子,少部分人想破头都想不出来,只好开始动歪脑筋,比如说找枪手什么的。剩下一些人干脆就自暴自弃,不交了。他们觉得曹弘和不一定会这么无情,也许就只是说说。

    时光流逝,终于到了上乐理课的日子。

    曹弘和板着一张脸走进教室,张嘴第一句话就是:“没交编曲作业的人可以离开了。以后的课也不用再来,来也我也是给不及格。”

    这话一出,许多没交作业抱着侥幸心理的练习生都是脸銫煞白,随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乔云熙。

    那眼神要多恶毒有多恶毒,看的乔云熙坐如针毡。

    曹弘和也看到了这一幕,心底暗爽。

    然而好戏才刚刚开始。

    乔云熙这家伙非要送把柄到他手里,也就不要怪他无情了。

    曹弘和看向乔云熙一字一句的问道,“乔云熙,你为什么抄袭别人的编曲?”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