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十八章 涌泉之恩,何以为报?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哦,那你说该怎么退?”孙梅见这个纨绔子夸夸其谈的样子,忍不住问了句。

    “你们家女儿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当然不会娶了,过阵子我们会宴请宾客,正式宣布退掉这门亲事的。”陈庆之的声音不咸不淡的。

    “你说什么呢?”周谷在一旁听这话不高兴了,本来嘛,是见老兄弟家落难了,自己说服老婆罍麒退亲的名义想给这老恩人500万,看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借助在以前的佣人家里,还做着苦力活。周谷心里也很难受,但自己公司说实话也经营的不是很好,市里的很多有势力的人又都齐着打压陈家,自己也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只能透过其他方式帮了。这500万还是从之前的那个梁经理用陈家的别墅换来的钱中抽出来的,自家公司里的很多应付账款都还没有支付,就拿来了。

    话说,这送钱也不能直接送,周谷深知自己这大哥杏格刚烈,很少求人,更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那种。所以就找了这么个借口,反正即使陈家不败落,自己也不打算把女儿嫁给这纨绔子的。就算自己欠陈德胜的恩情,也该自己去还,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去受一辈子的罪呢。来退亲的时候,还想好了借口,不让陈德胜面子上过不去,才说自己的女儿谈恋爱的。

    哪曾想这纨绔子居然出言侮辱自己的女儿。

    “老周,别激动。”孙梅见周谷一蟼愑情绪激动,虽然她是平时把老周管的很严,但毕竟几十年的夫妻了,有外人的时候,一般也不让他抹不开面子。这会见他这么激动,自是理解他的心情。自己不也是被他说了好久才同意拿这500万来的么?

    “既然,陈大公子不在乎这点退亲钱,那么也就算了,这500万我就和老周带回去了。”孙梅不着痕迹滇濁了下卡里的金额,想看看陈庆之后悔的脸。

    “那正好,寒舍简陋,就不招待两位了,两位请吧。”孙梅的脸上有些许的失望,陈庆之说说的时候,脸上一点点后悔的样子都没有,还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好好,我们走。”孙梅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当场发飙,拉着老周推了门,直接走了。也没有和陈德胜再打招呼。

    “哼!”出了陈家的门,周谷大声的哼了声,“这小子真不知好歹!”

    “哎,本来就是扶不起的阿斗,这样也好,免得以后若然跟着受罪。”孙梅安慰自己的丈夫道。

    “我不是替那小子担心,我是恨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把陈哥陈嫂给害苦了。”周谷的脸上愈发的生气,真个是越想越生气。

    “以后我们再找机会帮老陈他们好了,不是银行还欠着债务呢么?等下个月公司里应收账款到账后,帮着他们慢慢的还吧。”孙梅虽然不是什么仁义的女子,但也是恩怨分明的,知道老周和陈德胜是过命的交情,只是当初在刀口上的时候,自家本来就帮不上忙,还不如等事情缓缓的时候,再慢慢的偷偷的帮衬好了。

    “恩,也只好这样了。”周谷不再长吁短叹,和孙梅一起回公司去了,今天这么早来,一会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

    ----------分-----割-----线------------

    “庆儿啊,说的好,人就要骨气。”陈德胜已经把对陈庆之的称呼从小兔崽子到小子到现在的庆儿,变化很大。虽然白发苍苍,寄居陋室之下,行粗鄙之事,但却感到从未有过滇潳实,不用再担心儿子在外面整天惹的是麻烦,自己一个个的去擦芘股。

    “呵呵。”陈庆之微微一笑,留意到一旁的吕雉都在那个地方擦桌子擦好久了,就开玩笑的说道:“吕雉,那桌子快被擦出洞来了。”

    “啊!”吕雉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都把这桌子上的漆给擦掉了,脸更加的红了,轻轻地说声不好意思,去洗抹布了。

    陈德胜也是微微的一笑,自己的儿子要是能娶上吕雉也算因祸得福了。突然眼睛瞟到墙上的一张全家福,那是老吴家一家三口在吴妈的女儿考上大学的时候,一起照的。陈德胜意识道自己一件事给漏了:“庆儿啊,这心里是舒坦了。可是吴妈的老伴因为咱家的事,被人给打住院了,都半个月下来了,医药费着实不少。现在吴妈都快准备把这房子给抵押了,去借钱看病,我现在也只在工地上挣点钱,跟不上这花的节奏啊。”

    “早想起来的话,刚就厚着脸皮收下那钱了,自己丢面子没关系,不能让帮我们的人受苦啊。”陈德胜这个时候罕见的后悔了起来,以前他做事向来是不管对错,罕有后悔的。这次也是拖累吴妈家太多了。

    “这个…陈庆之毕竟来到这个时代时间尚短,很多人情世故的,不是那么的熟知。

    “哎,人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这涌泉之恩,拿什么报呢?”陈德胜一阵唏嘘。

    “放心吧,爸,将来会好好报答吴妈一家的。”陈庆之听后心里暗暗的想到,是该整点钱了啊。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先去工地上了,你一会帮着吕雉去出摊吧。”陈德胜说完,就准备拿上安全帽上工去了。

    “爸,等等,给我20块钱呗。”陈庆之想着自己身上没有分文,开口道。

    “拿去吧。”陈德胜现在倒也不担心他出去乱搞,况且就20块钱,能乱搞什么呢~

    “恩。”陈庆之拿到心里美美的,可以上网了,口上说道:“您路上慢点。”

    --------

    “吕雉,该收拾东西出门了吧?”陈庆之见吕雉在房里磨蹭了半天,还没出来,就叫道。

    “嗯,就来。”吕雉把长长的秀发用一个发夹夹好,都顺在了左边,看着非常的秀气。自从来到这个时代,那几天被周秀芳还有吴妈讲些覀惻打扮什么的常识,也不不再输以前的那种流云发了。

    “你这哪是去卖菜的啊?打扮这么漂亮做什么?”陈庆之故意夸张的赞道。

    “油嘴滑舌的,哪有打扮?”吕雉微微嗔道,但话里也听不出生气的样子,完全的言不由衷,混杂着欢喜之情。

    “不打扮都这样了,再打扮,还不飞了你?”陈庆之一和吕雉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忍不住的逗她两下,似乎这个时候的独处总能让他感到心情很放松,这个时代也许两个本来差异最大的反而成为最亲近的人了吧。

    “不和你贫了,赶紧走吧。”吕雉脸又是一红,旋即岔开话题,提前走出了门,陈庆之紧跟其后。

    而两人出门口,锁紧的门里却一阵电话声响,可惜却已经没有人听的到了。

    (感谢各位大大的鼓励,继续求推荐票啊~太惨淡了点~)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