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十六章 尺寸之间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爸,我来帮你吧?”

    “嗯?”陈德胜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但由于说出的话实在是不熟悉,所以回头看了眼,这才发现陈庆之就站在他的身后,还捞起了袖管,准备帮忙来着。

    “你个小兔崽子出来了?”陈德胜依然口气淡淡的样子,但如果这会是白天的话,也许你会发现他眼角的那一丝欣慰,这孩子也许真的比以前有些不同了吧。“一边待着去,这活哪是你能干得了的?”见陈庆之帮自己拿地上的扎丝(建筑上钢筋捆绑用的一种材料),连忙的制止。这小子以前连家务活都没干过一点,做这些粗活…

    “没事的,我身体还结实的。”陈庆之虽然之前在牢房里被华伟还有战狂轮流的疟过,但半个多月来,倒也没有被再打过,加上这副身体的恢复速度真的挺快的,居然10多天就伤口好的差不多了。

    “那你小子注意点,别刮伤了什么的。”陈德胜见儿子好像难得的露出这种认真劲,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嘱咐了要小心点,连称呼都变了。

    “老陈,这是你家儿子?”对面柱子上的三强子对老陈喊道。

    “是啊,这小子不成器。”

    “这还不成器啊,这么懂事,我家那小子要有你儿子一半懂事我就满足了。”

    “呵呵。别夸小孩子,会夸坏了的。”

    “要我看啊,你家儿子将来肯定大有出息。”

    “是啊,就指望他有出息了才好呢。”傍晚的余晖加上工地上的照明灯映着陈德胜那一头的白发,似乎发出了七彩的光芒。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手下活倒也没有停下,陈庆之虽然对这些一点不懂,但只是帮忙这递个东西,那传个工具什么的。弄的旁边的几个工人一阵狠夸。陈德胜听着心里直犯嘀咕,要是你们知道这小子以前什么样子,恐怕就夸不出来了。不过即使别人的谬赞,但如果是夸赞自己的子女,大多数的父母还是非常的开心,感到非常的满足的。

    ------

    “陈家列祖列宗保佑啊,庆儿终于真正的懂事了。”陈母本来让陈庆之去喊陈德胜回来吃饭的,结果饭都做好了,还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回来。陈德胜做事的地方离吴妈的家也不是很远,想到自家儿子以往的劣迹斑斑,不由心里一阵唐突了起来。留着吕雉在家里,急忙的出来看看。没想到却看到陈德胜和陈庆之父子两晚上在照明灯下一起挥洒汗水的样子,心里顿时大为安慰。滚烫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可她拼命的想忍住,不掉下来,儿子出来第一天,该高兴,不能掉泪,掉泪不吉利。手轻轻的擦了下眼睛,去老杨头的熟食店又买了点熟食,还带了几瓶啤酒,今天让这爷俩好好的喝点吧。

    终于几个人加班完了,陈德胜收拾了下,和陈庆之一起回去。

    晚上,加上吕雉四个人一起坐在别人的房子,外面还欠着不小的一笔债。四个人坐下来喝酒,周秀芳虽然平时不怎么喝,今天高兴了也喝了点,而吕雉倒没怎么沾,最多是碰了碰嘴滣。而陈德胜就有些失去平时的稳重了,一杯一杯的喝着。几瓶酒很快就下完了,周秀芳还出去又买了一扎回来。然后又继续喝。陈德胜的嘴里就唠叨着那么几句话。

    “这小崽子以后懂事了,我也就啥都放心了。”

    “德胜,你少喝点吧,今天喝的不少了。”

    “没事,今天高兴,来,小子,干!”

    “好的,爸,干了!”陈庆之也好像有些放纵自己的情绪,没有太多的思考了今晚,只是陪着这个白发的老人喝着。

    不久,陈德胜实在喝不动了,陈庆之和周秀芳帮忙把他扶屋里去。收拾了下,让他先睡下了。周秀芳虽然喝的不多,但酒量本来就很有限,所以也有些头晕晕的,居然也跟着睡着了。陈庆之无奈的摇摇头,帮他们盖好床单。关上门,轻轻的出去了。正打算收拾下碗筷什么的,却发现桌上已经干干净的。走到厨房,才发现吕雉正在洗着碗筷。正准备也上去帮忙,却不料被赶了出来,“男人不要进厨房。”

    “呃,现在又不是两千多年前,没事的好不好?”陈庆之站在厨房门口说道。

    “是啊,现在已经两千多年后了。”吕雉这些天总是默默的跟在陈母后面做事,她一个人流落到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风俗习惯,覀惻举止各方面都不适应。唯一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认识的人也不在,那种孤独冷寂的日子真的很难熬。

    “对不起。”陈庆之见自己不小心的一句话勾起了她的思乡情结,不由得一阵难受,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不说这个了,我给你讲故事吧。”陈庆之见气氛有些沉闷,出言活跃下气氛。

    “好啊。”吕雉开心的说道。

    “从前有个魔镜…”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这种传了很多年的经典故事,又是很多少女所喜欢的,所以吕雉听的很认真。细心的陈庆之发现她在听到感动的地方,好像也有快哭的样子。“原来她也不是那么冷血么?”陈庆之心里想道(毕竟他还受一些影视形象的影响~)

    “好了,终于收拾完了,睡觉吧。天不早了。”陈庆之故事讲完,吕雉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收拾妥当了。

    “恩,”吕雉答应了声,就走向一边的屋子里,到门口的时候,刚要进去,却发现陈庆之还跟在后面,“你跟着来做什么?”

    “就两个房间,爸妈他们一间了,我不睡这间,睡哪?”陈庆之反问道。

    “可,那我睡哪?”吕雉说完脸突然红红的。

    “一起睡喽。”陈庆之看着她脂如白雪,白雪中的一点红晕,近距离的透着那种古老的白炽灯,加上喝了点酒,顿时感觉血气方刚的。

    “你,就一张小床,怎么睡?”吕雉的脸愈发的红了。

    “这么说,如果换张大点的床,你就肯跟我睡了?”陈庆之开起了吕雉的玩笑。

    “虽然我已经是你的人,本来也不该拒绝你,只是你今天刚出来,又喝了点酒。我怕你对你身体不好。”吕雉说道这的时候已经脸红的不能再红了。

    “呃。”原本只是开开玩笑的陈庆之,见她居然好像首肯的样子,顿时感到一阵心虚。不会吧,这就打算跟定我了,我只是开开玩笑啊。古代人真这么…

    “我今天晚上睡外面的沙发上把。”陈庆之说道,对着吕雉,他还没有那方面的念头,只是两人颇有些同命相怜,所以才会偶尔开开玩笑。

    “那你着凉了怎么办?”吕雉急着说道。

    “你不会那么急吧?”陈庆之出口后,又后悔了,这话说的可有点不好了。

    “哼!”吕雉也不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人,闻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上了保险。陈庆之只能恨自己嘴贱啊。

    将凳子和沙发拼凑了起来,然后就那么在上面躺下了,还好现在是厢濎,天气不冷,也不艂惻凉什么的。

    一夜无事-----

    (求推荐票,希望童鞋们能够奉献那么一两站啊,在这鞠躬拜谢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神奇原创!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