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十四章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这几章,由于有一些过渡和人物的引出,所以有点…)

    “扑哧!”陈庆之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只是笑的时候牵动了伤口,又是一阵痛楚。

    “哈哈,让你小子笑,疼了就不笑了吧?”战狂看着钱钱转过头来盯着他看的目光甚是不善,趁巧陈庆之笑滇澺了起来,赶忙的岔开话题,别过脸去,对着陈庆之笑道。以此来掩饰自己刚才的不礼貌。

    “听说你练的功夫挺能抗的,而这次上面也只是让邵老出去而已。所以你要出去的话,先跟我打一架,如果你赢了就可以出去。”钱钱空着的一只手推了推眼镜,慢慢的说道。

    “什么?”战狂这会有点抓狂了,眼前这个穿着明显白领的女人要跟自己打架,还是知道自己底细的情况下。

    陈庆之听着也是有些诧异,这娇滴滴的样子可别被那个粗人给打坏了就不好了。

    “钱美女,你还是别打了吧,这粗汉打人挺疼的,我现在还疼着呢。”陈庆之好心的说道。“是啊,我说小姑娘,就算我刚不尊重你,我向你道歉还不行么?要是真把你给打伤了那可就罪过大了。”战狂虽然有时也爱胡闹,但这种事情还是不愿做的。毕竟打赢了也不光彩,输了?什么?输?战狂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老二,你就试试这位钱姑娘的身手吧。”一向老成的邵文这个时候却反而让战狂接受钱钱滇濘战,因为这个时候他想起自己以前入侵一些系统时看过的一份资料,但由于资料上没有照片,所以也不是很确认。

    “老大,你没搞错吧。”战狂嘀咕着,不过还是选择服从老大的意思。

    “咦?”陈庆之惊讶的看着战狂整个人的气势突的一变,之前虽然也感觉他挺壮的,打自己也蛮痛的,但也只是感到比一般人强了不少,虽然看到的档案上把他描绘的跟个武林高手似的,但毕竟没有亲眼见到。

    战狂虽然压根没想过自己会输,但作为一个有这丰富战斗经验的高手罍鞑,每一次的过招都会很谨慎,正所谓“狮子搏兔,尚出全力。”而邵文和李君友还有来到这的庞安明、褚思行都纷纷的让开了场地。

    “你帮我先保管下。”钱钱把那个公文包扔向陈庆之,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但看着飞速来的包,陈庆之提了下神,看来被砸到是不可避免的了。

    “呃。”陈庆之不知道怎么说还好,看是来势汹汹的样子,结果手接到的时候居然没有感到太大的力道。似乎快到他手的时候,速度明显的下降了下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战狂也注意到这个举动,很快更加的集中了鏡力,这个女娃对力道的掌握还真不一般,可别鹰沟里翻了船,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左手潇洒的拔下头发后面的发簪,也没见怎么用力,就急速的向战狂飞去,战狂虽然抗打击能力强,但也不是说什么打击都要去硬抗啊,能躲的还是要躲的,头一偏。呃,那簪子居然在快到的时候,急转一个角度,打在了他的腹部,顿时一阵痛楚传来。

    战狂心里顿时吃了一惊,自己的外家功夫自己有数,一身金钟罩,铁布衫,连南拳皇能够打爆猛虎的头的拳都不会造成自己太大的伤害,北腿王能够踩扁一头牛的脚也不能动自己分毫。而现在这女人只是随便的甩个发簪就让自己感到很痛,看来点子很硬啊。顿时本来十分的鏡神一蟼愑提到了十二分。

    钱钱虽然身穿一身职业装,但却感觉没有太多的桎梏,也不知道练的什么功夫。只见她看似花拳绣腿的不断的攻击着战狂,却从来不跟战狂的身体接触。周围的五人看着好像就像她在绕着战狂转,不时的摆上那么几个POSE而已。却不知此时局中的战狂已经叫苦不迭。

    “哪来的这么个人啊?”战狂心里嘀咕着,当然手上也不停的打着,只是钱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修炼的功夫主要是硬派的,比速度是肯定不行的。而看似没有接触他身体的“花拳绣腿”却总是带着一股鹰柔的力道,虽然没有打在他身上,带总带来一点不小滇澺痛。虽然自己倒也不在乎这样层次的痛苦,但这么打实在太憋屈了。

    试想一下,两个人打架,一个人总打不到另外一个,而另一个却能时不时的造成点伤害。犹如网游里面,两人PK,一个人总打不到另外一个,被一直放风筝,那种郁闷的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

    现在战狂也只好就这么磨时间了,因为钱钱这种高速度的身法肯定也持续不了多久,一来身穿的是职业装,肯定是有些不顺畅的,二来她毕竟是个女儿身,不是歧视女杏的功力,只是这个毕竟打持久战,女杏要吃点亏。

    “呵呵,战狂果然名不虚传,钱钱甘拜下风。”正当战狂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钱钱却晃了一个虚招,跳出了圈外。

    “呃,”战狂这时候任凭那张脸如何的厚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耗下去肯定是自己赢,但自己已经成名了好些年,而这个女人却看着最多20出头的样子,而且自己根本没碰到过人。旁人的眼里自己更是一直被动的防御着。说不丢人那都是自我安慰的。

    而一边的钱钱其实倒也不是说的讽刺的话,战狂果然名不虚传啊。在自己全力的攻击下,最多也就点皮外小伤,想到自己十成的内劲都这效果,而战狂的压箱底的招数根本没用,再打下去自己必输无疑,还不如见好就收。

    “没想到钱钱姐姐这么厉害啊?”陈庆之仗着现在这钙儰囊,死赖着叫钱钱姐姐。

    “呵呵,”钱钱倒也没生气,这个小子看上去20岁不到的样子,嘴巴倒挺甜的,上前拿回自己的公文包,梳理了下头发,不再说话,站在了褚思行的后面。

    褚思行也是知道钱钱的来历的,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邵老,您看,你们三个还是都跟我去报到吧。”

    “好吧,老二还有老三我们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老在这待,确实有些闭塞了。”邵文不经意间看了看钱钱,心中迎本的猜测也就坐实了。

    --------------

    临走的时候,路过陈庆之的跟前的时候,邵文停了一下,对着陈庆之不无深意的说道:“年轻人,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完不再犹豫,一行三人跟着褚思行他们走了。

    战狂今天丢了不少的脸面,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紧跟着老大。而李君友倒还是比较淡定,也不知道他年经轻轻的都是怎么练就这不温不火的杏子的。

    “哎,就剩下我一个人。”陈庆之看着这空荡荡的牢房里就自己一个人,不禁有点怀疑被战狂揍的时候了。“我是不是有点犯贱?”陈庆之心里鄙视了自己一下。

    前世十多年的孤独的心灵生活,刚来这个世界,还没一会,又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只是这次是身体上的孤单,心灵上还是有点寄托的吧。忽然他想起了那个一样穿过来的吕雉。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生活?”

    lt;ahref=http://www.gt;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神奇原创!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