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小说网LOGO
首页 导航 热门

第三章 一夜白头
上一页 | 返回书页 | 下一页
    周秀芳木然的坐在窗户前,窗外的雨终究还是下了下来。丈夫和佣人们都出去找自己的宝贝儿子了,而她自己在找了几圈后,摔了几跤,被强行的送了回来。身上还是浉透的,也没有去抹掉雨水,换身干的衣服。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她的手里麻木的拿着电话,就这样一遍遍的重拨。眼神中没有不耐烦,只是那么一遍遍的重拨着。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盐市医院中,肖天宇听完肖国华的话后,迅速的让秘书李魜去调查陈庆之的背景情况。虽然在盐市,肖天宇基本算的上一手遮天,但凡到了他这个层次的,做事一般可不会像一般的所说的那样不着头脑的,上去就是猛K一顿。凡是这种给人穿小鞋的事,穿之前总是要看清楚给什么人穿,穿完了会不会有后遗症,后遗症有的话,能有多大,是否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凡此种种衡量一番后,方可真正的行动。当然如果是碰上特别紧急的事或者实在是脑袋一时充血,那倒也不是每次都能考虑这么多的。

    “书记,这是调查结果。”李魜很快的就回来,双手恭敬的递给肖天宇两张A4大小的纸,上面写着陈庆之的家境还有社交关系等等。

    “据查,陈庆之为陈德胜和周秀芳两人独子。陈德胜是本市建筑业的比较大型的一家企业的老板。公司没有上市,基本都是属于陈德胜私人所有,不过有10%的股份被陈德胜十年前给了跟他一起打拼的一个老兄弟周谷。周谷和陈德胜年轻时候一起当过兵,打过越战,是很深的交情。陈庆之生下后,恰逢周谷的女儿也同时出生。所以两家人就订了个娃娃亲。周谷现在也自己开了家装修公司,市值大概在5000万左右。而陈德胜的公司大概5个亿左右。其他隐蔽的财产不得而知。陈庆之的母亲周秀芳,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在家做家庭主妇。所以主要就是针对陈德胜的公司即可。”李魜挑些重点给肖天宇说了下。

    “这个周谷不会帮陈德胜?”肖天宇疑瀖的问了下。

    “不会。”李魜很是干脆的回答了下。

    “为什么?”肖天宇有些不解的问道,“这两家如此深的交情,怎么会袖手旁观?”

    “这个是因为周谷这个人有些惧内,而周谷的老婆孙梅很是不喜欢陈庆之这个纨绔子,加上在学校的时候,陈庆之不学无术,常常调戏孙梅的女儿周若然。所以孙梅很早就提出要解除掉这个婚约,只是周谷一直念着旧情,没有好意思说罢了。况且现在周谷的公司经营状况也不是很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有闲情去理会陈家的事?”李魜解释道。

    “恩,那就好。和几个其他建筑的企业老总透个气,还有建材方面的,另外税务局的也通知一下。具体的你去办就好了。”肖天宇在了解完情况后吩咐李魜道。

    “是,我马上去办。”李魜说完就夹起公文包,去整事情了。

    话说,陈德胜带着几个佣人找了许久,最后在海边发现陈庆之和那个女子。两人的衣服都已经差不多没有了,加上姿势极其的不雅。陈德胜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又给自己闯祸了。不过他倒也是有担当的人,虽然每次都闯祸,不过还是要给他擦芘股的,谁让他是自己的儿子呢。吩咐吴妈解了外套给那个女子穿上。又让人把这两个人都带回了别墅。之所以不去医院的原因就是,两人都没有太大的外伤。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张扬的好。回到别墅,打电话叫了私人医生过来帮两个人开了点驱寒的药,又都帮着洗了个热水澡。听到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心总算放了点下来。

    只是陈母周秀芳却似有些鏡神不太正常了些,陈德胜也让那医生帮忙诊断下。诊断的时候,周秀芳手里还拿着那手机一遍一遍的重拨着陈庆之的号。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医生诊断完了,对陈德胜说道:“夫人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风寒,加上想念贵公子,牵挂过度,所以才会有些鏡神异常。不过好好的休息一下,吃点安神的药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陈德胜听到这,也就放心了。吩咐吴妈给赵医生安排在客房住下。毕竟这窗外的雨是越下越大了。

    忙完这些事的时候,刚往沙发坐下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

    “老陈啊,那个鑫华佳苑的房子卖的差不多了吧,明天把贷款还了吧。银行里这两天上面也催的紧。”

    “老梁,那贷款不是还有半年才到期的么?”陈德胜听到这突然的催债电话,刚松下去的心又是一紧。

    “这个,行里最近有新规定,必须把这些贷款这两天得都收回来,相关的利息,我会根据合约规定给你减免些的。”老梁明显的催这个催定了。

    “不是,这个,老梁,我贵行都是十几年的合作了,怎么……”

    “嘟嘟……”不待陈德胜说完,电话那边已经挂掉了。陈德胜感觉有些怪异,他和老梁所在的银行合作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了,怎么这次催的这么急,况且还没到期,而且还是半夜?

    “铃……”手机又想了起来,别看现在都21世纪了,陈德胜也是亿万富翁,可他这手机铃声还就一直是这个很古老的电话声音。

    “老陈啊,那个600多万的建材费明天你得让人给我送过来啊。”

    “不是,老彭,这个建材费向来都是一个季度结一次账,这个季度才过去一个月啊?”陈德胜终于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就算催款的,也不会这么集中的大半夜的都一起来啊。

    “这个,反正明天你得把钱给交了。”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老陈啊,这个我工地上的工人都得发工资了,明天你一齐付了吧。还有我们也不准备继续做下去了,还有其他的活要做。”

    “老孙头,你也跟着落井下石?你都跟着我做了15年了,这会你带着500多个工人把我扔下不管了?”陈德胜终于发火了。这老孙头可是跟着他有些光景,但凡有什么工程的,总是先给他安排活,老孙头当初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工,跟着这些年,手下都500多号人了。这会居然也给他来一脚,他能不生气么?

    “老陈,不要怪我,我也有家有小的。大不了事后跟你赔礼道歉,不过这档口,我还真不能不给你落井下石。看在咱两多年的交情上,我跟你说,你这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老孙头还得在这盐市混不是?”说完老孙头也挂了电话。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盐市这地头,除了市委的那几个,还有几个能让他们这样怕的?难道是庆之欺负的那个女孩子?不对啊,没听说那几家家里有千金啊。

    “硞愜,公司被封了,税务局的人来查,说有逃税问题。”晚上留在公司值班的小刘打来电话,口气甚为焦急。

    “让他们封好了,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这点上,陈德胜倒也没什么可怕的,虽然一般的做生意的难免漏个税什么的,不过他还真没逃过。只是这个就算查不出什么,负面影响总是不小的。

    “陈哥,你得罪什么人了?”这时未来亲家周谷打来电话,问道。

    “恩,好像还不小。怎么你也要给我一石头?”陈德胜这个时候笑了起来,不过既不是开心的笑,也不是伤心的笑,而是那种悲凉,彻头彻尾的悲凉。

    “当初打越战的时候,你救过我一命,我没的还,把我女儿许了给你儿子。你儿子什么德行你自己清楚,我也没说什么。但这次我真帮不了你,我自己这也自身难保了。但我也不会给你背后来一刀,毕竟你救过我命。我私房钱还有300万,都打你账上了,兄弟我帮的只能这么多了。公司的钱都被若然她妈给掌管着,我也动不了。”周谷有些惭愧的说道。

    “哈哈!”陈德胜笑道,“还好,我还有个兄弟,那钱我回头就给你打回去,那么一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我这辈子也值了,至少还有个不捅我的兄弟。就这样,挂了。”

    挂完电话,陈德胜就躺在了沙发上,嘴里一根一根的抽着,很快一包烟就见底了,又让吴妈拿了家里放着的3条大中华,一个人在那抽。

    吴妈想劝的时候,陈德胜知道她的意思,挥了挥手:“好好照顾庆之和夫人去,不用管我。”

    吴妈也是跟了陈家多年,也不再说什么,知道陈德胜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去照顾夫人周秀芳和陈庆之了。

    雨还在下,屋里的陈德胜一根一根的抽着,一旁的电话还是响个不停,但他没有去接,都是来催债的。陌大的客厅里烟雾味很浓,看着窗外的雨,就这么一根一根的抽着。唯有那麻嘴的烟,那呛人的烟雾才能让他感到一丝的味。

    抽着抽着,天亮了,头发也白了……

    (12点还有一章,喜欢的请收藏一下,投个推荐什么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神奇原创!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